tlula239.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另类小说 » 人夫的堕落

人夫的堕落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沒有帐号?立即註册
x
1 (610).jpg (167.22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7-10-21 18:42 上传
QQ传来的消息声让陆嘉宁回过神来,最近因为单位的事忙了很久,陆嘉宁
已经很长时间沒有上网了。
给他发来消息的,是一个他已经删除掉好友名单的人。
陆嘉甯本不想理会的,但犹豫了一下,终究是心软了,点开了消息。
「你还好吗。」
那个自己曾经给他备註是「老公」的人,给他发来了这样一个资讯。
「怎么了,不是说好结婚以后不在联繫吗?」陆嘉宁想起自己以前跟他的荒
唐,脸微微一红。
「我实在忘记不了你。」他回的消息显得很真情。
陆嘉宁不理他,他也是男人,知道这样的甜言秘语中的水份到底有多大。
对方看到陆嘉宁沒有回消息,又发了一张图片过来。
照片上,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粗野的抱着一个娇小的女人,女人穿着一套
性感蕾丝花边黑色薄纱透明睡裙,黑超薄宽蕾丝花边情趣丝袜诱惑十足,穿着白
色的高跟鞋脚跟甭得紧紧的,显然正处在一种很兴奋的状态中。
散乱的头髮披散在额头前,看不清楚女人的样子。
但陆嘉宁却知道,头髮下的女人,绝对是一张化满浓妆,写满情欲的脸。
因为那个女人,就是陆嘉宁。
对,陆嘉宁是一个CD。变装者。
看到那张图,陆嘉宁心里忍不住跳了一下,心虚的回过头看了一眼。
对方一张一张接着发照片,发的照片越来越露骨,有陆嘉宁有穿着性感内衣,
顶着乌黑的长直假髮,嘟着火辣的红唇,脚蹬超细高跟鞋像妓女一样趴在梳妆台
任由背后的男人抽插,还有跪伏在床上,翘着性感丰满的臀部,全身上下只有一
双纯洁的白色吊袜带和狂野的金色长髮,扭着翘臀一边自撸一边渴求着男人的发
春浪样。
想起自己曾经的风骚淫荡,陆嘉宁脸越来越热。已经一年多沒碰着些东西,
已经说要好好当一个男人,当好小珍老公的自己,却曾经如同一个离不开男人的
妓女,整天在別的男人胯下,娇喘吁吁。
「我好想见你,我好想你。」
对方的一句话一下子就把陆嘉甯的心理防缐给攻破了。
陆嘉宁几乎是渴求一般的求道:「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我想上你,我想狠狠的操你。」对方蛮横的说。
陆嘉宁认命了,他很悲哀的发现,其实他,也很想那个男人,很想那个时候,
跟他在一起的,穿着女装的自己。
「你来吧。」陆嘉宁说,「我老婆出差,后天才回来。」
说完这句话,陆嘉宁就挂掉了电话。
挂掉电话,陆嘉宁就觉得心潮澎湃了起来。
跟老婆结婚了一年多,跟她之间的性爱全部都是敷衍了事,虽然小珍也很骚,
在床上也很玩得开,帮自己口交啊,乳交,毒龙之类的,也都玩过。
也只有玩毒龙,小珍用她的舌头舔自己的屁眼的时候,陆嘉宁才会感觉到一
丝兴奋,虽然小珍的舌头沒办法满足自己那空虚的后穴,但总能给自己那具骚痒
的肉身带去一丝满足。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陆嘉宁看到小珍嘟着红唇含着自己并不算粗大的棒棒的
淫荡样子,许国安总是忍不住有种羡慕。
羡慕她可以这样名正言顺的伺候男人。
自己,也好想像她那样,在男人的跨下婉转娇喘,自己……好想当个女人。
回忆起这些种种,陆嘉宁只觉得自己全身都火热了起来,想到即将要到来的
那个男人,那个带自己领略过女人世界美好的男人,就要过来,陆嘉宁就有些摁
奈不住。
翻了翻衣柜,自己以前买的女装早在结婚时丢得一干二净,想想那个时候说
的要跟过去告別,却仿佛是笑话一般。
自己在丢掉女装的这一两年来,一直是一个模范丈夫,孝顺儿子,疼老婆,
尊敬长辈,但这样平平静静的生活,陆嘉宁总觉得,似乎是少了些什么。
直到他打电话来,陆嘉宁才恍然大悟。
原来少的是,一个男人。
男人叫张勇,但陆嘉宁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喜欢称唿他为老公。
老婆小珍是个时尚女郎,买的衣裙都是相当暴露的,比起之前陆嘉宁自己买
的,却还是更有品位一些。
好久沒有打理,鬍子也有些硬茬了,陆嘉宁拿出小珍修眉的工具,一点一点
的拔除掉,咬咬牙,陆嘉宁干脆又把眉毛修了修,将原本稍粗的眉毛,修成了两
根弯弯的柳叶眉,镜中人,一下子就显得清秀了不少。
虽然修眉会让小珍怀疑,但是陆嘉宁,却是想用完美的女性自己,来会见接
下来要见到的那个男人,他对着镜子妩媚一笑,仿佛,镜中人的灵魂,也变成了
女人一般。
随后,陆嘉宁又处理了一下腿毛,陆嘉甯体毛本也不重,些许脱毛膏,就可
以让双腿光洁如瑕,纤细得如同网上的腿模般。
接着陆嘉宁打开了小珍的化妆品盒,小珍是做公关的,对于化妆品这一方面
到是买得很细緻。
先打上一层淡淡的粉底霜,然后在用粉底在皮肤上轻轻刷开。
陆嘉宁吃过一段时间的雌性激素,那时候胸部长到了有B,虽然后面停了之
后消除了,但是皮肤一直就处于白里透红,吹弹的可破的状态,连小珍都有一些
羡慕。
跟着上了大红色的口红,打了点略重的眼缐,在刷上颜色比较深的蓝色眼影。
这样看上去会显得很风尘,但陆嘉甯记得许锋说过,他就喜欢他打扮成和个妓女
一样的骚样,这样的骚样,很容易让男人欲罢不能。
最后陆嘉宁换上一条蕾丝花边的粉红色丁字情趣内裤,在套上一件薄丝的黑
色丝袜,一条和内裤配套的蕾丝紫色情趣睡裙,最后在套上假髮。
镜子中,立刻出现了一个性感风骚的美艳女郎。
看着完全女性化的自己,陆嘉宁的心仿佛也变得柔软起来,越发越变得期待
起那个准备要到来的男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虽然沒过去多长时间,但陆嘉宁觉得自己现在仿佛就
是一个很久沒被男人灌溉过的荡妇,饥渴而又下贱的等待着男人的宠倖。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门被敲开了。
陆嘉宁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门。
门刚推开,那个男人就已经将陆嘉宁摁倒在墙壁上,贪婪的索起吻来。
男人都沒有说话,右手却早就已经熟练的摸到陆嘉宁那早就已经干渴已久的
后庭。
陆嘉宁知道,现在的自己,肯定跟一个正在动情发浪的女人,沒什么两样。
「张勇~人家想死你了。」陆嘉甯陶醉在男人高超的吻技中,轻声娇喘。
「你个贱女人。」张勇横腰把陆嘉宁给抱了起来,陆嘉宁却感觉到,自己隔
着薄纱睡裙的屁股下,触碰到了一个铁棍子一般的存在。
「想不想要?」张勇嘿嘿一笑,一只手还很不客气的在陆嘉甯的丰臀在捏了
一把。
陆嘉宁娇叫一声,媚眼如丝,如蚊鸣一般应了一声:「想死了……」
张勇哈哈大笑:「一会让你满意,你个骚货。」
陆嘉宁发现自己很迷恋那种被人当做风骚女人看待的那种错乱感,几乎,让
人有些意乱情迷。
「小骚货骚得不行了。」张勇把陆嘉宁放在床铺上。
只见半躺在床上的陆嘉宁神情迷离,粉嫩的红唇欲张欲合,一副欠男人滋润
的风骚摸样。
「过来,舔。」张勇站在床沿,解下了自己的裤带子。
陆嘉甯似乎被男人跨下的那一个硕大给吸引了,臣服似的跪了下来,从床铺
上,像只母狗一般爬了过去。
「真乖。」张勇说。
陆嘉宁感觉自己快要迷醉在那浓郁的男人气息里了,那么的美秒,那么的,
另人兴奋,那是跟女人做爱完全沒法比的刺激。
「你就应该做个女人,你就应该是一个在男人跨下呻吟的骚货,你这样的骚
货还妄想着做回正常男人,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嘴巴里被塞满了棒棒,陆嘉宁只能发出娇媚的呻吟,媚眼如丝的他,居然因
为这样下贱的羞辱,那根白皙却硕大的玉杵,喷出了白浊液体。
因为射了精,陆嘉宁的脑子稍微恢復了一些的理智,但张勇却一下子按下他
的头,将他的嘴巴凑到陆嘉宁自己射了一滩精的地方。
「舔干净,你这只骚母狗。」张勇羞辱道:「不听话吗?」
陆嘉宁只觉那股异样的情绪刚刚有些消退,但张勇根本就不让他松口气。
自己的头被他摁着根本沒办法动弹,淫性开始逐渐减退的陆嘉宁脑子又开始
产生罪恶感。
「不要~」陆嘉宁闷声想挣扎。
张勇却狠狠拍了一下他的屁股:「给我舔,你个下贱的死人妖。」
或许是张勇也憋了很久,这一回的他不同以往的文质彬彬,野蛮的仿佛在强
奸陆嘉宁一样。
陆嘉宁只觉得只脑子一片空白,自己一个男人,居然因为舔弄着別的男人的
棒棒,而自己射出精了……太下贱了。
为了让自己不思考,陆嘉宁认命的舔弄起自己射的稀少的白浊液体。
斜着眼,床边的镜子中,一个穿着紫色连身情趣睡裙的性感风骚的美艳女郎,
正在玩弯着腰,挺着翘翘的臀部,低着头,舔弄着床边那有些稀白的液体。
「我是个女人,我是个正在服侍着男人的下贱妓女,让男人满足着的淫荡骚
货。」
陆嘉宁的脑子被这样的想法充斥着,浑然忘记了,自己已经是一个已婚的,
而且有了老婆的男人。
张勇喘的气越发越大声,在陆嘉宁将他自己的白浊液给舔干净了之后,伸出
手,开始揉捏起陆嘉宁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
张勇粗糙毛躁的手摸着自己的丝袜长腿,陆嘉宁一时间有些意乱情迷,陆嘉
宁的腿意外的很敏感,特別是套上了丝袜后,別男人柔捏起来,只觉得全身发软。
陆嘉宁的呻吟越来越厉害了,身体也开始在床铺上,慢慢扭动了起来。
「恩……恩……轻点儿。」情欲高涨的陆嘉甯连呻吟的声音也高了起来,听
起来就像是一个动情的发骚女。
「我要幹你!我要幹你!」张勇这个时刻好象化身成为了野兽。只觉得自己
快控制不住自己了,低下头,将陆嘉宁穿着黑色丝袜的脚趾,含在嘴巴里,吸了
起来。
结婚一年多以来,陆嘉宁只觉得自己一直处于一种性生活得不到满足的空虚
状态中,和老婆之间的欢爱,都是敷衍了事。
而现在,看到张勇把自己的黑丝脚含进嘴中的那一瞬间,陆嘉宁明白了,他
需要的,是男人的安慰,需要的,是男人来爱他。
张勇粗鲁的把玩着陆嘉甯那修长性感的黑丝腿,唾液流在黑色的丝袜上,显
得是那样荒诞和淫秽。
「想要吗?」张勇那写满的侵略的眼光望向了陆嘉宁。
陆嘉宁浑身发软,用淫荡的声音对着张勇说:「亲爱的老公,人家要。人家
的小骚穴好痒~~快给我~~今晚人家是你的女人~~」
被情欲充满着脑袋的陆嘉宁,浑然沒有发觉,身为一个女人的老公,现在却
是被另外一个男人玩得意乱情迷,称唿另外一个男人为老公,这样的举动,有什
么不妥。
听完陆嘉宁的淫声浪语,张勇也受不了。
他将陆嘉宁整个抱起,然后转了个身子,让这个人妖男婊子跪在了床铺上,
拨开了他那粉嫩的菊穴。
手指一探,陆嘉宁粉嫩的菊穴里,全是水水,那已经涨得通红的白皙男根,
却是垂在了两腿之间黑色丝袜的裤裆中,显得意外的淫秽,也是意外的淫荡。
「骚男婊子。」张勇恶狠狠的骂道。
陆嘉甯翘高了屁股,低着头,看着自己如同一只求欢的母狗,挺翘着臀部,
等待着男人的进入,而自己的男性分身,正在滴答滴答的流淌着水水,仿佛是在
刺激身后男人的性欲。
「要……人家要,老公~人家要你狠狠的插我~~人家的菊花好痒。」
张勇一把抓住陆嘉宁白皙的男根,大手柔捏了起来。
同时,将自己那个比陆嘉宁足足大上了一号的老二,往眼前这个淫秽的男人
的菊穴,插了进去。
在后庭和鸡吧的双重刺激下。那久违了的充实让陆嘉宁发出了满足的呻吟:
「啊~~啊~~好棒~~好舒服~~老公你的老二好大好威勐~~~啊~~插得
我好舒服~~啊~~啊~~受不了啊~~狠狠幹我~~」
呻吟声越来越大,淫荡的弥漫着这整个屋子。
张勇一边用力捏着陆嘉宁的男根,一边淫笑道:「我的老二是真男人,你的
老二呢?你说你贱不贱,明明长着一根,可以操人的老二,现在却跪在了这里,
穿着下贱妓女才会穿的丝袜和高根,跪得和只母狗一样,任由另外的一个男人操,
你说你贱不贱?」
情欲迷乱的陆嘉宁早就忘记了什么是羞耻,扭动的身子享受着身后男人的沖
刺。
     「啊~~人家不是男人~~人家是下贱的人妖男婊子~~人家老二只是装饰
品~是沒用的废物~~老公的老二才是真的男人~~啊~~能带给人家真正快乐
的男人~~」
「你个骚货!」张勇大吼一声,勐的将鸡吧从陆嘉宁的菊穴中拔出,在拔出
的同时,飞溅的精也随之一甩。
洒满陆嘉宁的一身。
陆嘉宁还陶醉在之前那欲飞欲仙的感觉中,浑然不觉,自己的老二,早在不
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流出了精,白色的液体流淌红色丁字情趣内裤上,黑色丝袜
上。 红色的高跟鞋还有一边勉强的挂在脚上,散乱的假髮,被汗水和淫液侵乱
的眼神,任谁看,都不会将眼前这个婊子,跟一个男人联繫在一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两个人缓了过来之后。
「爽了吧?」张勇环腰,将陆嘉宁抱了起来,高潮过后,总是清醒大过淫欲。
陆嘉宁红着脸,轻轻推开他:「我想先洗个澡。」
张勇也沒拦他。
浴室里,陆嘉甯任由着热水流淌过自己的身体,那个沒有任何衣物在身上,
却也显得有些女性化的身体。
他一直觉得,他的女装癖就如同SM之类的一样,属于一种特殊的性癖,除
了这个之外,他还算是个好男人,正常的男人。
但今天的刺激,却让他久久回不过神来。
洗完后,擦干净身体出来后,陆嘉宁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房间外那件紫色的
睡裙和那一套情趣内衣给穿了上去。
回到房间的时候,张勇正躺在床铺上,把玩着一个摄像机。
陆嘉宁凑过去一看,原来是刚才他们交欢时,摄影下来的影像。
「删了。」陆嘉宁脸一红,就想抢过来删掉。
张勇阻止了,「你不陪我的时候,我可以看这个来满足一下。」
听着他好象是开玩笑,但又有一定认真的话,陆嘉甯久久不能平静。
钻上了床铺,依偎着张勇,躺了下来。
床铺的正前方,陆嘉甯和老婆小玲的和照显得是如此的刺眼,照片中的自己,
英俊帅气,而老婆小玲,娇媚可爱。
而现在的自己,却是穿着一套女性的睡衣,依偎在另外一个男人的怀中。
就在这样错乱而又迷乱的感觉下,陆嘉宁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
张勇敢已经不见了。
陆嘉宁一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多了,这才不由得吓了一跳,从床铺上爬了
起来。
床边有留有一瓶药,还有一张纸条,上面是张勇的字迹。
「我有点事,要先离开,我知道你胃不好,这是给你买的胃药。」
陆嘉宁看着那瓶药有些出神,想拿出去丢掉,却是怎么也捨不得,叹了口气,
从药瓶中,抖出了一颗,吃掉。
陆嘉宁只觉得昨晚发生的一切跟梦似的,今天醒来了,梦也醒了。
把身上的那件女式睡裙给脱掉,陆嘉宁看了看床头前的那张结婚和照。
暗自心想,我还是个正常的男人,我还是小玲的好丈夫,我只是一个有怪异
性癖的男人,在满足我自己的怪异性癖后,我还是正常的。
在这样的自我麻痹之下。
陆嘉宁心里总算好受了一些,毕竟很多时候,男人在能保密的情况下,大多
都会忍受不住的大玩特玩吧。
小玲晚上回的家。
陆嘉宁为她准备了一顿丰富的烛光晚餐。
两人在浪漫的烛光下,享受了一顿陆嘉宁做的美味的食物。
小玲娇笑道:「老公,你做的东西,比我做的好多了。」
听到小玲叫自己老公,陆嘉宁只觉得一种怪异的负罪感油然而生。
因为就在一天前,就在这个空间里,陆嘉宁,却是在称唿另外一个男人为老
公。
但这怪异的负罪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让陆嘉宁兴奋了起来。
小玲敏锐的察觉到了自己老公的反应。
热烈的红唇就迎了上来。
「恩……」陆嘉宁呻吟了一声,两个人很快就抱在了一起,磙到床上。
小玲猴急的扒下了陆嘉宁的西装裤,灵巧的小手熟练的把玩起陆嘉宁的棒棒。
但却始终是处于半软半硬的状态。
小玲闷哼一声,她知道自己有些老公的怪异,但她也沒想太多。在一只手玩
弄着棒棒的同时,另外一只手,也深进了陆嘉宁的后庭里。
陆嘉宁的棒棒果然就坚硬如铁了。
扑哧的一声,陆嘉宁整只的肉茎就已经插入到小玲的湿润的穴中。
也不知道抽插了多久,小玲才满足了发生了一声呻吟。
她高潮了。
但陆嘉宁却是一点射的欲望都沒有,看着小玲满足的表情,陆嘉宁却是在失
神,不知道昨天自己穿着黑丝高跟被张勇幹的时候,自己,是不是也是这样的表
情。
晚上睡觉的时候,小玲笑了笑:「老公,你是不是有心事?还是……有別的
女人了。」
陆嘉宁心里咯噔一下,慌忙解释道:「沒有。我绝对沒有別的女人!」
「你不用这么紧张。」小玲依偎在他的怀里:「我只是开玩笑。」
感觉到小玲的宽容,陆嘉宁心里的愧疚更严重了。
是啊,自己不是有別的女人……而是去给別的男人当女人去了。
就这样抱着小玲,迷煳间,两人睡了过去。
之后几天陆嘉宁一直处于一种怪异的模煳状态,性欲得不到满足,上班的时
候总是下意识盯着男同事的裤裆看,满脑子都是被男人幹的淫欲,平时也喜欢看
女人的腿,这两天也一直在看,还变本加厉,总是喜欢幻想,自己穿着这样的黑
丝高跟,这样性感的OL短裙,走在大庭广众之下,享受着別的男人的视奸。
陆嘉宁也想通过跟小玲的欢好来消除这股思春的淫欲,但每一次都是小玲都
喷潮了,自己却一点要射的欲望都沒有。弄得小玲老是在说老公你最近变得好厉
害。
胃的不舒服感越来越强,所以陆嘉宁加大了服用张勇给他的胃药的剂量,只
有在吃药的时候,陆嘉宁觉得整个身子才舒服一些。
又是一天週末,陆嘉宁坐在床边发呆,不经意间发现了老婆丢在地上的情趣
丝袜,陆嘉宁拿起,在自己的大腿上抚摩了起来。
好想,好想穿着性感的女装,让男人慰藉身后那个骚痒难耐的骚穴啊。
就在这个时候,小铃推开门进来。
看到陆嘉宁的举动,却是脸一红,沒想太多:「老公,你又想要啊?」
「是啊,我想要。」陆嘉宁下意识的回应了一声,才勐然想起跟自己的说话
的是老婆,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最近你怎么……」小玲脸一红:「不行,我晚上有紧急加班,要出差好几
天呢,现在就得出去。」
这会儿陆嘉宁才注意到了小玲身后的包包。
送着小玲出去后,陆嘉宁脑子里那股淫欲,就在也按耐不住了。
这个时候的他还有一丝仅存的男性自尊,翻开手机时候,翻到了张勇的号码,
犹豫着该不该打过去的时候,不经意间,翻到了一个叫小雅的号码。
小雅是之前陆嘉宁找过的一个妓女,那是陆嘉宁为了验证自己到底算是异装
癖还是……喜欢男人而找来的。
那一天的陆嘉宁,穿着一件红色的皮质紧身超短裙,一双水晶的高跟,黑色
丝袜。带好了假髮,化着比来的那个妓女还浓艳的妆,在酒店里开好房间,等待
着妓女的到来。
推开门的就是小雅,小雅确实也挺漂亮,但跟女装的陆嘉宁一比,却是少了
一丝丽色。
小雅穿着一件黑色薄纱的透明罩衫,同款式的黑色薄纱透明迷你窄裙,紧紧
包住俏臀,肉色丝袜,近七公分高的细鞋跟。性感异常。
一看到陆嘉宁,小雅就急忙说:」对不起啊,小姐,我不接女客的。」
「我给你三倍价钱。「陆嘉宁放低声音说道,刻意放低了的陆嘉宁的声音虽
然还是很温和,但总归能听得出是男人。
小雅一下子就好奇了起来:「您……是男人?」
陆嘉宁点点头,沒有说话。
也许是新奇,也许是在三倍价钱的诱惑之下,小雅半推半就的就跟陆嘉宁做
了起来。
陆嘉宁虽然长得清秀,脸蛋漂亮,身材纤细得和女人比都不遑多让,但肉茎
却是要比一般的男人还要大上一号,只要硬起来,任何的女性内衣都无法包裹。
那一晚跟小雅,两只妖精迷乱的一夜,两双穿着丝袜的大腿交缠在一起,四
只高跟散落了一地,如同最致命的诱惑,勾引着一切雄性的生物。
完事之后。小雅还把号码留给了陆嘉宁,说是欢迎他下次在来找自己。
小雅笑眯眯的帮陆嘉宁打理着那微乱的假髮:「这种感觉很奇怪呢?」
但陆嘉宁却是觉得,虽然自己射了,但是总是有一部分说不清楚的欲望,沒
有被满足。
其实陆嘉宁根本就不知道,原来他不是女装癖,他的女装,只是为了勾引男
人而存在的。
他喜欢男人。他喜欢穿着淫荡的女装被男人把玩在怀中的感觉,对于他来说
说,一看到女装,就是一种很强烈的性暗示,一种让他沉浸在女人的世界中,无
法自拔的暗示。
一打通小雅的电话,小雅很快就接通了。
「喂,姐姐是你?」
「你记得我?」陆嘉宁有些好奇了。
「姐姐这么特別的一个人,怎么会记不得?」小雅轻笑道:「好久沒来找小
雅了呢。」
「我去找你。」犹豫了一下,陆嘉宁还是不打算去找张勇了。
只要把这股淫欲发洩了就好了吧?因为找张勇,那种强烈的羞耻感实在让他
不愿意在回忆。
犹豫了一下,陆嘉宁心中那股欲望,诱使他决定,穿女装出去。
换上黑色的丝质连身短裙后,陆嘉宁只感觉到下身空空的,这种感觉奇妙极
了,如果不亲自穿一回短裙,这种感受男人是永远体会不到的。
还有那滑滑的丝袜,陆嘉宁特別喜欢穿丝袜的那种爽滑感,自己揉捏了几下,
脸也不油得微微发热。
穿上一双粉红色的高跟凉拖鞋,化好妆,带好假髮。
陆嘉宁拿起了小玲淘汰不用了的一个女包,装了一些证件,走了出去。
以前女装外出的时候都是有张勇的陪衬,这回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女装上街,
陆嘉宁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但男人那些热烈而又充满淫欲的眼光却是让陆嘉甯一下子就自然了起来,这
种感觉,真的太棒了。
小雅是在一家酒店等着他。
就在陆嘉宁上了电梯后,电梯外的两个男人低声议论的声音不小心的让陆嘉
宁听到了。
「这女人,好漂亮啊!是妓女?好想狠狠的幹她一炮。」
「別乱说,这么漂亮的,肯定是哪个高官包的二奶!小心惹到人。」
听到他说幹一炮的时候,陆嘉宁脚一软,好想就这样倒在他的怀里,让他幹
上一炮。
进到房间的时候小雅尖叫一声:「姐姐你还是这么漂亮。」
就抱着陆嘉宁,两人热烈的拥吻了起来。
两人还沒走到床铺上,就已经倒在了酒店那厚实的地板上,就在刚才那个男
人说想要幹陆嘉宁一炮时候,陆嘉宁的棒棒早就处于了诡异的兴奋状态中,硬挺
挺的,如果不是有一个女包档着,那薄薄的丝质短裙,根本沒有办法遮掩住那已
经挺直了的男根。
小雅隔着内裤和丝袜在那里舔弄着陆嘉宁早以坚硬无比男根,把粉红色的内
裤都给舔湿了。
「唔……啊……恩恩……姐姐的棒棒味道好骚。」
小雅一边吃着,一边口语不轻的说。
陆嘉宁只觉得越来越搔痒,他开始主动迎和小雅的舔弄,全身上下都被小雅
服饰得舒舒服服的,但却一点射的欲望都沒有。
反而觉得身后的菊穴越来越难受,越来越骚痒。
「姐姐欲求不满了呢。」小雅挑逗着。
「喔……哦……哦……哦……好舒服……恩……喔……好爽,想要,想
要更多。」陆嘉宁呻吟着,像个动情发浪渴求着男人的妓女一般,完全忘记了自
己是个男人。
「可惜妹妹沒办法给姐姐更多呢。」小雅捏了捏陆嘉宁有些肥厚的臀部,笑
了笑。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门被人摁了响。
门铃声让陆嘉宁回过神来,警觉的说:「是谁?」
「放心吧,姐姐,是我的恩客们。」
小雅打开门,结果,就看到四个男人陆续的走进了房间里。
几个男人看到房间里除了小雅,还有一个更漂亮的「女人」时,明显愣了一
下。
其中一个打趣道:「怎么了小雅,今天是买一送一啊?」
小雅坐在陆嘉宁身后,一把将陆嘉宁的裙子给掀了起来,虽然隔着丝袜和蕾
丝边女裤,但陆嘉宁早已经挺直无比的肉茎却还是暴露在了几个男人的面前。
几个男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陆嘉宁也被小雅这个举动给吓到了,赶忙想挣脱,小雅却是在耳朵边轻轻的
说:「姐姐不是想要更多吗?」
一时间,陆嘉宁似乎被这样淫乱的气氛给沾染了,竟然说不出拒绝的话。
「交给我吧。」小雅说。「我这些恩客都是有身份的人,他们都会保秘的。」
这一句话说完,陆嘉宁就有些动摇,毕竟对于大多数男人来说,只要能保密,
那都很愿意大玩特玩的。
「人妖哎。」其中一个男人看着,有些犹豫:「要不你们上吧?我不玩了。」
小雅一听,一下子拉下陆嘉宁那薄薄的丝质短裙,露出白花花的臀部,然后
伸出舌头,在陆嘉宁的大腿根部舔弄起来。
「我姐姐是一个骚贱的风骚人妖哦,有鸡鸡还欠男人操的下贱风骚货~他现
在很需要一根大大棒棒来满足他哦,狠狠的插他。」
听着小雅这么一说,陆嘉宁嘤咛了一声,整个脸部都挂上了淫秽风骚的的表
情来,这一瞬间,仿佛是他心底的那欠幹雌兽被彻底勾引出来:「恩,恩!喔!
用力!用力干进来!喔…喔…哥哥们,人家不是男人,是你的女女,是欠幹的母
狗,求各位哥哥老公的大棒棒幹呢……恩……」
这一句话说出来,陆嘉宁只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决堤了,再也关不上去。
「男人就男人吧,我受不了了,这男婊子太骚了。「其中一个男人的受不了,
脱掉了西装裤,将自己那粗大的棒棒暴露出来。
陆嘉宁现在正坐在地毯上,女奴似的跪坐着,两条黑丝细长的大腿成M字型
摆着,粉嫩的香舌不停的舔着鲜艳的红唇,任哪一个男人看着都会欲罢不能。
「呜……恩……」陆嘉宁缨咛一声,那个男人走过来,一根粗大的
棒棒就堵住了陆嘉宁粉嫩的小嘴。
一股浓郁的男人气息一下子填补了陆嘉宁空虚的心,之前无论怎么跟妻子幹,
小雅怎么抚弄的白白肉茎这会儿竟然不受控制的一泄如柱,将黑色丝袜的前面一
块湿了一大片。
「握靠,这骚货居然射了,好变态。」那个喂着陆嘉宁吃自己棒棒的男人意
外的发现,惊奇的大叫起来:「这下贱的女装男婊子居然因为含別的男人射了,
太风骚了。」
男人的羞辱让陆嘉宁在短暂的精歇期后居然很快就被淫欲占满了脑子,一种
完全臣服于男人棒棒淫威下的性奴心态油然而生,陆嘉宁现在只觉得全身上柔软
无比,当女人被男人疼爱的感觉,真是很美好。
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个男人忍不住,他也走了过来,棒棒忍不住勃起隔着西
裤,顶在了陆嘉甯穿着黑丝的臀部上。
陆嘉宁跪在地板上,前面的嘴巴含着一个粗大的棒棒,身后的男人也褪下了
衣裤,同样粗大的肉茎在陆嘉宁肥厚的股沟中慢慢的摩擦着,陆嘉宁只觉得自己
被雷击中了一般,酥麻的感觉让他敏感的后庭开始分泌出淫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