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ula239.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另类小说 » 凌辱女友1

凌辱女友1

一〕痴汉电车
前几天下班看了“小小大男人”那篇“让女友暴露吧”,实在是太好,我在元元这里那么久,还没见过这么真实但又那么刺激的故事。
不只是暴露女友,简直他妈的,是凌辱女友。我看完之后,忍不住打了三次手枪,女友来到时,把她拖进房里连干她两次,弄得双腿发软。大男人再讲多几个这类好故事,迟早害我精尽人亡咧。
本来想在大男人那文章下回应,但我想这篇也有其他色鬼想看,所以另开一篇来讲给大家听。
我相信大多数男人内心都有暴露或者凌辱女友的倾向,只是被自己的面具掩饰起来。我这次讲给大家听我去日本旅行时很特别的经历。
我本来内心从来并没想过会去暴露、凌辱女友,心想女友是自己辛苦追求来的,我自己追了两年才得到女友的芳心,怎么会让别人占便宜呢?
女友本身也很正经那种,真得暴露或被凌辱,不哭死才怪。但一次日本之行把我思想全反转了。虽然那次去日本几乎把我积蓄全花光,但我还觉很值。如果大家有相同嗜好,可能也会觉得很值。
一个月前的暑假,我就和她参加旅游团去日本游玩,带队的那个叫阿肯的家伙很好色,两只眼睛老是盯着我女友,可能她比较漂亮。女友在老家很保守,去了旅行倒是很看得开,穿戴都很性感,露脐、露肩都穿。
有一晚去Disco玩时,和那阿肯跳得很癫,宽松的吊带裙子把乳沟都露给阿肯看,不过她好像玩得很高兴。所以说女人真善变。不过我不是想说这个。
行程最后一晚在东京,阿肯向我们发住房门匙时问我们有谁还要去新宿区一尝日本夜生活,说是去甚么叽叽咕咕,用日文说,我懂不听。来日本前倒是有朋友告诉我说日本有脱衣秀可看。
团友里有一对三十几岁的夫妻叫Jack和阿怡,听了很兴奋。阿怡对我们说:“你们没试过,可要见识一下了,我们以前来的时候也见过,不过这次还要去,记得今晚穿得漂亮些。”我想很难得来日本一趟,真的要见识一下。不过见识费用真高,女的要9千日元,男的要1万7千日元。真是太贵了!
结果去的人只有我和女友,和Jack两夫妇,还有另外两对不知道是夫妻还是男女朋友,不太熟。
阿肯带我们坐Taxi去新宿区,他事前告诉我们那里有黑社会,别乱来,得罪他们不好玩,还要注意里面不能拍照。
来到一个灯火通明的横巷,买票钻进一个地牢。阿肯本来是领队不想进,后来不知道为甚么看看我女友,也就买票进场,他是领队,有半价优惠。那场在地牢,有两个墨镜黑衣大汉守门口,我有点担心,立即守规矩排队进场。
一进场,有个日本人叽叽咕咕挥手叫我们上车。我很奇怪还要坐车。车上好像挤满人,我还想说不如等下班车,那日本人不知所谓地把我和女友推上车,后面阿Jack夫妇也被推上来,然后阿肯,还有其他人,后来其余4个团友也要挤上来。
上车之后,我和女友被另外日本人拉来拉去,还要挤到车尾。我女友那晚穿短T恤露腰的,和短裙子,给这样一挤都有点狼狈,我几次见她圆大的乳房部位压在陌生男人身上,有些醋意,不过我自己也很狼狈,没空理她。
我们一直挤到靠近车尾部份才停下来,我才发现这车真有问题,座位里全是假人,应该是塑料,放在商店橱窗那种。而我们真人却要站着。
我没想那么多,因为一阵香水气味传来,我身边是个日本妞,这时我才惊觉我和她靠得太近,整个下身压在她圆圆屁股上,我还装很正经想要缩后,才发现后面也有个女人胸脯贴在我肩上。
我还是假正经,但车子开始晃动地来,我裤子里的鸡巴勃起来,在她屁股上擦来擦去,她回头盯我一下,我看她还漂亮,但没有恼我,还故意随着车子晃动摇着屁股。我开始知道这玩意是甚么,那车子也不是真车子,窗外的夜景是贴上去的不会动,而这些日本少女是特别安排来这里挤来挤去的。
我还在陶醉,忘了女友被挤开,她离我有两个人之远。她突然叫了一声,我才注意她身后的胡子男人像我的动作一样,在挤她的屁股,这时其他的女人也开始有点骚动。
这可能是今晚我们的节目吧。我以为女友不能接受,看她的脸,倒是笑嘻嘻的没有愠怒。她向我这里挤来,胸部贴在我手臂上,但后面那男人跟着她来,继续用下体挤她的屁股,我被这三个女人夹着很高兴,看到那陌生男人挤女友的屁股,初时有点醋意,后来倒很兴奋,还故意把女友挤向他。
女友也故意推我的手,使我手肘撞到那日本美媚的胸部,感觉挺柔软的。
这时我女友又叫了一声,我向她身后一看,干他娘的!原来那男人不仅是用下体去摩擦我女友的丰臀,这一次还用手去摸,手掌还从她两股间压下去,虽然隔着裙,但这样公然无礼真是第一次见。
不过我也没出声阻止,想想自己也可以这样做,于是偷偷伸出手掌去摸我身后那少女的大腿,好滑呢,真是爽死,这种又刺激又兴奋的感觉,难怪很多男人喜欢毛手毛脚。
突然车里灯熄了,黑冬冬的,甚么都看不见,身前身后很多人挤来挤去,我只能随浪漂流,还有不少女人叫过一两声,可能我女友也叫过,我分不清声音是谁。我也趁机抓向我身边女人的乳房,她也叫了一声,真他妈的挺过瘾咧。
突然车灯又亮了,比刚才好像暗了一些。我有点不好意思缩回手,见到原来那女人是团友阿怡,幸好没给她老公Jack看见。我正想缩手,阿怡稍声说:“你已经交钱来这里玩,何必那么拘束?”
但我还是不是很大胆,只是稍稍用手去摸她的屁股,很有弹性,真爽!阿怡又叫我看她老公,原来离我不远,我看见他正挤着我们一个女团友,手掌都按在她的大胸脯上。
我看了明白自己应该做甚么,大起胆来,把手伸进阿怡衣里,隔着乳罩摸弄她的奶子,她还假装很无辜的样子,想躲开我,我的手指就探入乳罩杯里,哈!
被我摸到那已经挺起小乳头。我在想,如果现实中每天都能坐这种车,还能随便摸摸碰碰女生,我就快活得神仙也不当了。
我女友这次相隔我较远,我看不清楚她到底有甚么遭遇,只见她左手扶着扶手,整个人快要软了下去,她后面的是个西洋旅客,很集中精神在她身上,她的短裙被拉到几乎及腰,我看不清楚,但可以想像得到那洋鬼可能从她裙底在弄她的私处吧!
真是岂有此理!我发起醋劲,也把手从腰间伸入阿怡的裙里和内裤里,手指摸到她的阴毛,算是心理上报了仇。
不知何时,领队阿肯挤到我们这里,他的猎物是刚才被Jack摸乳的那个女团友。
他看到我,兴奋地从手里拿出三个乳罩,说:“这三个都是我们团友的,其中一个是你女友呢!”果然我看到一个熟悉浅蓝花边乳罩,真是他妈的淫贱!
拿了人家的乳罩还要到处宣传!
他叫我和他对换位置,原来他想过来连阿怡的乳罩也拿走,他说他今晚目标是把所有女团友的乳罩都拿回去珍藏。真没他的办法,和他掉了位置。
突然灯光又灭了一下,然后闪动起来,有点像Disco那样,只是少了音乐,多了模拟车声。那些人又开始骚动了,不过这次因为还有灯光,可以自己选择要挤到那里去。现在车里的气氛很淫靡,男男女女都在互相挤弄,互相伸手到对方的裤里、裙里、衣里摸自己平时不敢摸的各种器官。我有点担心女友,便挤到她那里去。
灯光不再闪动,但很明显更昏黄,那种气氛更有利我们这群色鬼。我靠近女友,见她的上衣果然突出两粒小豆,里面没有乳罩,果然性感得多。我偷偷去摸她的奶子,她的奶子没大男人那女友E杯,倒也是D杯,35吋胸围,加上她属稍纤瘦型,在细腰的衬托下,那两个奶子显得特别大,我的手感到很柔软,放开的时候还很有弹性一晃一晃的。
我问她说:“好不好玩?”
她说:“很好玩,只是有点不好意思。”
这时有个洋妞挤在我们中间,我就去搞她。女友也没闲着,有个日本男人在她后面摸她屁股,还弯下腰去,揭起她的短裙仔细看,所以我说日本人是最淫贱的,我心底却有股莫名的兴奋。
不一会儿,阿肯又色迷迷的挤到我身边,好像现宝那样,把四个乳罩拿在手里,还要向我示威地晃了几下,然后插在身后的裤袋里。他挤过来的目的当然不是我,而是我女友,他挤在我女友身后,把她小蛮腰抱住。
女友知道我在旁边,不好意思,想要避开他,但她挤不出去,结果给他推向一个椅背边,被他压住。女友那上衣是露腰的,所以他抱着腰已经能摸到她的滑腻肌肤。
我身边又换了个日本小美媚,身材较矮却生得娇俏,穿着校服呢,我想又是这里人员扮的,不过她的裙子真短,我已经忍不住掀起她的短裙,手指在她两腿间的内裤上摸压,她很逼真地用手想推开我,引发我的兽性,中指越是用力插在内裤中间凹进的地方。
我这时正忙着自己找开心,那里女友正给领队阿肯找开心,上天真是他妈的公平,所谓淫人妻女,妻女也必淫人,阿肯把两手伸入她的上衣里,在她胸部摸来摸去,女友里面的乳罩早就给他脱走,这时可真是他妈的真空呢,无遮无掩任他玩。
我醋意很大,我以前就是被女友的美貌和那诱人的乳房所吸引,足足用了两年时间才追求到她,把她私有化,现在她胸前那两个我的私有财产竟然任这领队摸捏,真是想不开。但又觉得异常兴奋。
我把眼前这日本女生校服的钮扣解开,然后伸入进到她的校服里,摸她的奶子,奶子不大,却和她扮演的身份很配当,所以给我感觉她真的像个中学生,倒也很诱人。
这时另一个男人也挤来,和我一起夹着那个少女,把她夹得像三明治,我们一人抓她一个乳房玩弄着。
我再看向女友,她背着我,而且身后还有阿肯在搞她,所以我看不见她的神情,只看那阿肯把她的上衣越扯越高,而且还紧紧地握着她的胸部。
我看到阿肯的另一手已经把她的短裙掀起到腰部,露出我送给她的那件薄纱性感小内裤。阿肯的手放在她双腿间,搞她的私处,她的身子开始不安地扭动,但没有避开他。
这时阿肯已经开始发狠起来,突然把我女友推伏在那个椅背上,女友上身伏下,屁股就高高挂在椅背上,真是她娘的性感极了。
阿肯就顺势把她的内裤脱了下去,但没完全脱掉,挂在她的右小腿上,他右手两根手指就朝我女友两腿间那黑毛地带的小穴插了进去,我听到女友发出嗯哼嗯哼诱人的声音,阿肯更加兴奋地在她嫩穴里挖了起来,我女友只是配合着他的节奏动着。
女友在老家时很正经的,就算和我造爱也不会这样,我实在没见过女友这副淫样,真是她妈的,就算给匪贼入屋奸污也不会这么夸张吧!
我一边看着女友给领队阿肯凌辱,一边玩弄身边这日本女生,我给女友的淫荡样子逗得鸡巴胀大好几倍,所以不由分说把这日本少女的内裤脱了下去,把她抱着,拿起鸡巴就对准她的小穴要插下去,她却伸手握住我的鸡巴,回头叽叽咕咕说好几句日本话,见我不懂听,示意我放开她。
我没法只好放开她,她指向车墙上贴着一个告示,图中一根鸡巴插进女人小穴里,但有个大“X”表示不准。我后来才知道这里是不准打真炮的,另外一边就可以打真炮,不过入场费要贵两倍。
那日本少女见我很不好意思,便主动握着我的鸡巴,上下上下地套弄,她的手很幼嫩,所以我的鸡巴真是爽极。我女友那里整个下半身都给阿肯脱光,而阿肯也抽出鸡巴,我脑中嗡嗡作响,女友会不会就在今晚无意里被这领队操干呢?
不过很快有个日本男人挤过去,阻止他真的把鸡巴插入我女友的小穴,因为这里是不准打真炮的,阿肯当然也是知道,我相信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于是他把鸡巴压在我女友的屁股上,上下地纵动着。我从这里看过去,如果不知道刚才有工作人员阻止,还以为他真的在干我女友呢!结果他把精液射在我女友的屁股上,而我把精液射在那日本少女的校服上,真是各有各爽。
一小时很快过去了,我们稍整理一下衣服便下车,接着被带到旁边一个纪念品店里,就像旅游点的纪念品店,里面有很多有关性交的禁品卖,我和女友钱不多,所以没买。
里面也有卖衣物,因为很多男女都不见了衣服,女的多数乳罩和内裤都被拿走,我女友乳罩和内裤也是没有了,里面是真空的。不过我觉得她这样更性感,加上衣物很贵,所以我们也没有买。
再过十几分钟,我们就沿指示牌走出去,前面已经有人哗然,原来有个大屏幕,有五、六十吋的大电视,把刚才我们在车厢里的淫乱都拍下来,原来刚才那个痴汉电车有多个录像机在拍,而且用了红外线,很清晰的,大屏幕辑录多个精彩片段。
我女友也上了镜,是阿肯在她身后摸她的情形,那时在车上,我站在背后没看到女友的情形,这片段却是从前面拍来的,所以一清二楚,原来阿肯最初伸手进我女友的上衣里摸她的乳房,后来竟把她整件上衣翻起来,女友两个35D大乳房就在镜头前摇晃,然后阿肯双手从她身后摸来,挤捏着她的大乳房,还有手指捏她的乳头。在场每个人都看得很仔细,我女友面红红地伏在我身上,我的鸡巴却是硬得变铁棒那样。
原来每个进场的人离开时都免费奉送一盒录像带,是他们剪辑的个人精彩片段。可以要求改做成CD-ROM,等十分钟就行,不过要另加3500日元。
我们只拿走那份免费录像带就算了。
回到酒店,阿肯还紧随着我们,还不时拍我女友屁股,他知道她里面没穿内裤,女友也没有发怒,还去追打他,嘻嘻哈哈的。
不过我也没阻止她,反正明天已是最后一天,就不会再见到阿肯,今晚任她玩玩吧,通常在外地的心情和在老家的心情不同。老家怕给熟人碰见,所以很多明星到外地去的时候都很开放,有些女明星还去美国沙滩裸泳呢。我想女友也是这种心情吧!
快要进房,阿肯竟然把我女友整个抱起,一手抱背、一手抱腿弯那种方式,说:“我替你把新娘抱进房吧!”我笑笑打开房门,他就把我女友扔向床,那弹簧床弹了一下,女友的短裙自然翻起来,双腿间的小穴大刺刺地露在我们两人跟前,她还不为意,继续嘻笑着,阿肯才依依不舍离去。
我和女友互相讲起经历,她还说有时被陌生男人或其他男人摸弄奶子和小穴感觉很兴奋,我既妒忌又兴奋,那晚我们连续干了五次,直至全身发软,伏在床上睡去。
如果大家看了我这篇,也想去玩玩,告诉你们那玩意叫甚么,那是领队后来告诉我的,叫“痴汉模拟电车”,在新宿区,只在晚上十点至第二天早上六点,其他时间休息,问一下领队或日本导游就会知道。去的时候要留意几点:
第一是要有钱,没钱别去;
第二是有黑社会把门,别在里面硬来;
第三是要有心理准备,女朋友或妻子如果不能接受,可能会导致翻脸。
上面说的“痴汉模拟电车”是我自己亲身经历过,但不能真鎗实弹,有人可能觉得不够过瘾,那公司还有另外一个入口,叫“痴汉模拟脚本”,是可以真鎗实弹。我自己没去过,因为没有钱,入场费女的要2万4千日元,男的要5万日元。真是他妈的贵!各位不知道有没有兴趣拿钱给别人用还要把自己女友或老婆贴给人家干呢?
听我们领队阿肯说,到“痴汉模拟脚本”玩的,不论男女都有至少两次机会和异性干,里面是不玩同性的,别害怕。那玩意是有个工作人员装作导演,然后要求进场的人扮演各种角色,好像扮警察、护士、教师、学生、律师、洗厕所工人、入屋行奸的贼匪,反正甚么都有,不过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干!
每场都会安排使男女人数相同,不足会找些工作人员代替,一般女生较少,所以经常要请兼职来做,来兼职的别以为人家是妓女,通常不是,很多住家妇人和学生来兼职,有的还是第一次出来做这种兼职,叫做素女,有的帮补收入,有的赚钱去拿化妆品而已。日本女生对性很开放的。
玩“痴汉模拟脚本”也有几点要注意:
第一,当然要有钱,不用说。
第二,虽然真鎗实弹,但要戴套套,外面买进去较好,里面听说很贵。
第三,当然要和女友说清楚,别进去才后悔,被奸后哭了没人理。
第四,要懂少量日语,因为你一点不懂,就不知道导演叫你做甚么,乱哄哄的,黑社会会以为你在闹事,那时说不定把你和女友一起拖到巷里干,免费的。
还有一点,最好不要和异性家人一起去,除非你有怪癖就另当别论。里面那导演不会理你们有甚么关系,反正男和女干来干去就是。
阿肯说以前他带的团,有两对团友跟他去玩这玩意,那两对男女,其中一个男的是另一对女友的亲哥哥。进去玩,那女的扮在家的女学生被人入屋行奸,那哥哥也给命令演贼匪,他不去,导演坚持要去,幸好他懂日语,要求把她妹妹蒙起眼,导演答应他,结果他真的去干自己蒙着眼睛的妹妹。
那哥哥还以为不给妹妹知道就能避过尴尬场面,但当他们回酒店的途中,他妹妹还问他干亲妹妹有甚么感觉,原来他妹妹是知道了。大家一定以为他们会翻脸,结果他们两对上到酒店房的时候,就进去同一间房子,把另一间空着。
阿肯说,那时日本酒店很旺,他把多出来的房子退给酒店,还可以省了不少钱,酒店把那房子又租给另一些游客。
干!那对兄妹还真开放呢!阿肯讲得口沬横飞,使我突然想到,如果我们全家一起来玩,那会不会更有趣呢?妈妈和妹妹会被那导演装成甚么角色呢?
如果爸爸和我一起眼巴巴看着她们任由其他男生淫弄,那会有甚么感觉?
好吧,就说这么多。虽然已经开学了,但我还回味着这次去日本旅行去玩的“痴汉模拟电车”,心想赶快大学毕业,可以出来赚钱,储足钱之后,再去一趟日本。当然下次一定要玩“痴汉模拟脚本”,看看女友怎么被其他男生享用。
【第一篇完】